资讯动态-奥克斯集团官网
资讯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生产与经营的新生力量

       浙江制造业的发展历程实际上紧密贴合着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大环境和整体大趋势。不过,这种顺应时势之中,又顽强地折射出浙江商人的特色,而浙江当前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开始冒头、新生的力量,事实上正是诞生于这一基础土壤。

        浙江制造业发展的三个阶段         

        作为中国近代工业较早的萌芽地区,浙江制造业的发展历程既有时代特征,又根深蒂固地蔓生着浙江的地区特色。浙江省政府参事何荣飞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改革开放后,浙江制造业的发展可以用三个阶段来概括。”

        第一阶段是1979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浙江处在农村工业化阶段,初期工业化以家庭作坊、前厂后店的形式出现,虽然生产要素水平很低,但初步形成的“轻、小、集、加”工业特点,开始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工业生产中来。

        浙江制造业第二阶段的兴盛,缘起于1994年6月8日国务院批转国家体改委的《关于1994年经济体制改革实施要点》,这份文件提出的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催生了乡镇企业大发展,也带来了浙江制造业的飞跃。以绍兴轻纺为例,在此之前,多数轻纺企业设备老旧,没有资金更新升级,股份制改造,很多企业转卖、转股给个人,企业活力焕发,开始大量从国外引进机器设备,极大地解放了企业生产能力。1994年之前,浙江乡镇企业产值只有江苏的一半,但在1994年改革后,到1997年,浙江乡镇企业7项统计指标已经全面超越了江苏。

        浙江制造业发展的第三阶段,是进入新世纪到现在,在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指导之下,浙江经济发展也同样提出了结构调整的历史诉求,产业提升、“数字浙江”、智能化、信息化等概念不断被提出,浙江开始走向新型工业化道路。不过,这种变化并非一蹴而就,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这么些年浙江轻纺产业规模现在还是全国第一,说明浙江这些年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还比较慢。”

        “互联网+工业”:浙江制造业发展的新动力

        “浙江经济矛盾的主要方面都是和制造业紧密关联的。”浙江省经信委副主任凌云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浙江三次产业结构规模,从一、二、三变为二、一、三,2012年后又变为三、二、一,这35年来,这种改变的脊梁来自制造业的发展。”

        如今,浙江经济的脊梁仍是制造业,“不过,基于制造业基础之上的金融、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已逐渐为浙江制造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凌云说。

        在浙江制造业发展进入第三个阶段——走向新型工业化道路的过程中,如果说有什么新生力量,并因此而为浙江制造业转型升级带来美好的未来发展前景的话,首当其冲的无疑是“互联网+工业”的发展趋势。这种新动力、新业态,主要表现在信息产业与工业之间加快融合,信息产业内部信息技术与设备制造业和信息服务业加快融合发展,以互联网为平台和基础设施的新业态新模式快速发展。而且,这种发展势头方兴未艾,今年1—6月份,浙江信息经济累计完成投资41.91亿元,同比增长37.2%,大幅高于传统工业领域。

        在当前浙江,这种将传统制造业和信息产业紧密融合,并在经济困局中拼得一片市场的企业范本很多。位于浙江省富阳市的金固集团主打产品是汽车车轮,其旗下上市公司金固车轮是中国最大的钢制车轮制造企业,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70%。但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中,市场饱和、需求不振,近年产销量均有下降。在转型升级的大潮中,金固集团没法在横向上扩张,只能通过纵向用力,将制造能力和服务能力相结合,在制造业中融入信息服务业的内涵,打造了汽车保养及汽车配件在线商城和汽车养护一站式服务平台“汽车超人”网站。金固从车轮制造业向制造业结合信息服务业转型升级,正是看中“互联网+”的国家战略和浙江信息服务业的飞速发展。从去年上线到今年7月,这个平台销售额已经过亿元,全国已有1万家汽配加盟店。

        威芸服饰是家创办于1932年上海的旗袍裁缝店,传承80多年已至第四代传人。在“互联网+”的概念中,这家服装企业利用大数据挖掘潜力,推出高端华服定制品牌,2013年在杭州开创了第一家威芸华服定制会所。如今,这种建立在网络基础上的专业定制的女装品牌,已经成为杭州的一张漂亮名片,在中国时尚界亦占据了一席之地。

        综上案例,浙江“互联网+工业”的蓬勃发展,得益于浙江省委省政府推动“电商换市”和建设“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的战略部署,而这样的动议,源自阿里巴巴经营模式的巨大成功。如今,浙江电子商务的发展可以用“飞速”来形容。2014年全省实现电子商务交易额2万多亿元,同比增长25%,占全国比重近六分之一。今年1—7月,浙江省实现网络零售3505.86亿元,同比增长51.67%。目前,浙江已有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5个(杭州、宁波、温州、台州和义乌),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生产和经营方式的新转型

        探寻浙江制造业在转型升级中出现了哪些新生力量,除了“互联网+工业”之外,还有几个案例或许具备一些典型性:

        奥克斯集团是一家涵盖智能电力设备、家用电器等现代制造业和地产、医疗健康、金融等现代服务业的大型企业集团。2014年,在市场萎缩的情况下仍实现销售552亿元,利税37.5亿元,同比增长16%。于逆境中得发展,奥克斯的发力点在于自身的转型升级,而这种转型升级,可以用“智能化”一词进行概括。

        一是产业的智能化。2013年开始,奥克斯就对旗下电力、空调等制造板块进行智能化升级。自2013年起累计投入8.5亿元:全面部署机器换人,产量增30%,人员减40%;通过原料、设备、标准升级,品质显著提升;在杭州、南京建立研究院,加大创新力度,明星产品涌现。

        二是产品的智能化。2014年,奥克斯率先与360达成协作,360在网络互联、数据云技术在用户终端产品的扩展和应用的业务拓展上面,提供相关的技术服务,奥克斯的部分空调产品,其操作系统已在终端上实现了远程遥控、互联互通。

        三是生产的智能化。奥克斯的空调生产线,已在空中实现国内最先进的悬挂链配送线,在地面有全自动AGV小车,立体、循环、自动化物流配送;奥克斯的电力产品生产线,在业内率先推广了自动焊接、选择性波峰焊等,并实现了自动仓储配送。“通过机器换人,一方面是减少了劳动力成本,另一方面是使产品的合格率固化,例如机器换人后空调的全检合格率就达到了99.96%,连续2年蝉联行业品质标杆。”奥克斯集团总裁办主任唐登富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云栖小镇是杭州西湖区依托阿里巴巴云公司和转塘科技经济园区两大平台打造的一个以云生态为主导的产业小镇。小镇地处之江核心区块,目前已有阿里云、华通云、威锋网、云商基金等近百家涉云企业入驻。在浙江,类似这样的特色小镇还有很多,例如台州的路桥沃尔沃小镇、山南基金小镇、绍兴柯桥黄酒小镇、武义温泉小镇等各具特色的产业聚集小镇多达几十个,这种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镇”或行政单元,事实上已成为浙江一种多经济元素聚合的新的经济形态。

        综合这些案例我们不难发现,在浙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已经展现出一些新的推动经济发展的趋势性动力,虽然这样的力量或许还很弱小和不成规模,但它在适应市场快速变化、融合全产业链各方面资源、推动企业生产和经营走向智能化和现代化等方面,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未来的光明愿景。